保安藏族乡| 把爷| 河北省| 黄岩| 白头里乡|

买年货

标签:偷换 金世纪

  文/雨后春笋

 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正逢寒假,父亲上县买年货,我也缠着要去。父亲刚开始不同意,说天太冷了,后来母亲替我求情,他才答应。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去县城,崩提有多高兴了。

  天刚蒙蒙亮,我们就坐上村里一辆四轮车,“突突突”奔跑在路上。腊月的寒风刺骨,公路两旁的树,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,但高耸入云,在风中挺起身板。父亲把我揽在怀里,用他宽大的棉袄裹着,我感到一股热流在心中奔涌,暖烘烘的。

  车子颠簸了两个小时,终于到了县城。父亲把我抱下车时,我手脚都麻了,顾不了那么多,好奇已经占了上风,我迫不及待拉着父亲的手,冲向大街。

  远远就看见街道两边到处挂着年画、对联和门神。年画里画着年年有鱼,五谷丰登,骑鱼的小男孩可爱又喜庆;对联用红色的纸张写成,内容都和春天有关,什么“欢声笑语迎新春”,什么“春风入喜财入户”。那时候,我虽然不懂楹联,但我能读懂其中的含义;最吸引人的是那些“凶神恶煞”的门神,穿大袍子,留长胡子,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。父亲买了几张年画,一副对联和几对门神,牵着我继续往前走。

  街市上,人山人海,车水马龙。父亲攥着我的手,丝毫不敢放松。夹杂在人群中,能感觉到彼此身体的碰撞,但是谁也不埋怨,不指责,就这样享受着拥挤带来的温暖和欢乐。

  不知不觉已走到菜市场,父亲停下来,松开了我的手,蹲下身挑拣。我站在市场,放眼望去,哇!简直是一个缤纷多彩的世界:白萝卜、红萝卜、大白菜、葱、蒜、藕……聚集在一起,你挤我,我挤你,抓腮挠耳,摆弄风姿。嘈杂中我听见父亲和他们砍价,你一句,我一句,笑呵呵地也不生气,没砍几回就成交了。我真佩服父亲的涉交能力,怪不得母亲每年都把年货交给他办。

  时间过得真块,转眼间已到晌午,父亲问了我一句:“想吃啥?”我这才感觉肚子“咕噜噜”地响,真有点饿了:“饸络”,我不假思索地回答。因为我早听那些上会的人回来说饸络很好吃,一直盼望有一天也能吃上一碗。果然名不虚传,当摊主把红油油的饸络递上来的时候,我口水快要流下来……

  父亲一边吃饸络,一边和我说话:“娃,你还要啥?大①给你买。”我没有吭声,其实,我其他啥都不想要,就想要一件新衣服,可是我不敢说,父亲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多了,还有好多年货没有置办齐全。父亲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拉起我的手说:“走,大给我娃买新衣服去。”

  走进一家商店,父亲让服务员把最好看的布拿出来,服务员搬出一摞让我们挑选,最后就选了一种黄底子,红花花的洋布,扯了六尺。我高兴极了,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,可是当我看见父亲还穿着破旧的衣服时,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。

  父亲非常爱我们,为了我们一生省吃俭用,把最好的给了我们,自己却舍不得。岁月压弯了他的腰,染白了他的双鬓,但他毫无怨言,依然像牛一样,默默无闻。我在家里排行老四,是他最小的女儿,所以,对我更是疼爱有加。

  傍晚时分,夕阳翻过墙头爬上楼顶,瞬间就落下了。我们开始往回走,这时候,街道上已经松散,人

  们都匆匆往家赶。路途中,我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站在台阶对我喷出火焰般的微笑。“忘了买炮”,我提醒着父亲,母亲临走前专门叮嘱过,一定要买鞭炮。父亲有点迟疑,我知道刚才给我扯衣服,花了不少钱。“买一串吧,我妈叮咛过的”,父亲这才买了一串,又长又红的鞭炮。

  那一天,是我人生最难忘的一天。第一次上县城,第一次看到繁华的城市。那一天,我既欢欣又难过,欢欣的是父亲给我买了新衣服,难过的是挪用了买年货的钱。坐在回家的车上,靠在父亲的肩膀,我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加倍努力学习,将来报答父亲和母亲。

  时过境迁,今日又到年关,现在的城市和二十年前相比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各大商场琳琅满目,网络上的淘宝、东京、天猫五光十彩……可买回来的年货再多么华丽,也没有了年的味道。

  站立窗前,遥望满天星光,我想起那件六尺洋布的花衫子,想起天堂的父亲……

[来源: 海口网] [作者:雨后春笋] [编辑:王思畅]
?
 
独家访谈
作家的剧本肯定跟剧作家的剧本有区别,作家写戏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地要描写。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
广开四马路凯兴天宝公寓 叶兴 横背岭 南仓道 定文镇
礼泉县 商园 新晋汾装饰城 保靖县林科所 桂西制药厂